首頁 新聞中心 時政 獨家 縣區 小記者 教育 醫療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車 冰雪網 數字報刊 清水社區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張垣人物

我與明德北街

2020-06-30 10:43:00  來源:張家口新聞網

  周曉明

   

  1970年我家搬到了明德北街西大街1號院,在這之前我們家在明德南街35號院居住。

  那時我家住南房,南房和北房比,冬天冷夏天熱。北房俗稱正房,是冬暖夏涼的好房子,是我們全家人向往的好房子。7歲我聽爸爸媽媽三姐眉飛色舞地談論著將來的房子,這是爸爸帶來的好消息。爸爸的單位--地區商業局,給我們家蓋了兩間大正房,我對新房充滿了期待。三姐看過新房,抱怨新房的玻璃結滿冰霜,給我的期盼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陰影。

  新房是個啥樣子,那個大院又是啥樣子,我一遍又一遍地想。我們住進了新房,大概在冬天。兩間紅磚紅瓦的房子屹立在一群青磚青瓦和土坯的房子中間。房子不是磚鋪的地面,也不是水泥的地面,而是一種白灰渣子鋪的地面。這種地面不好,比磚鋪的地面差,一掃地一層灰,地面變得坑坑洼洼。

  和明德南街比,明德北街是偏僻的、冷清的、“荒涼”的、寂寞的。明德南街緊連著熱鬧非凡的武城街,青年門市部,再往東拐就是大眾影劇院和巍峨氣派的展覽館。明德北街車少、行人少、商店少、樓房少,特別是西大街兩邊都是民房的后墻,半天才過一輛汽車。

  離我家不遠處是解放軍某部隊招待處,招待處的北面有一處氣度不凡的院落,是地委的一個機關,還一度是地區黨校。那是清代官衙建筑也是察哈爾都統署舊址,始建于乾隆二十七年(1762年),民國十七年改設行署,又為察哈爾省政府駐地。1941年為“德王府”,有250年歷史。

  “德王府”的后面,是我的小學同學李月紅家。他的爺爺是13級干部,那個時候他家就有一個沙發。部隊招待處的墻邊有一個有線廣播匣子,每天晚上七點,播放馮心先生說的長篇小說連播《高玉寶》、《金光大道》。馬路邊上聚滿了聽廣播的人群。播小說的時候鴉雀無聲,小說播完人們呼姐喊弟紛紛散去。除了樣板戲的人物郭建光、楊子榮,馮心先生是我最敬仰的人物。2018年我在《張家口晚報》上讀到了許多馮心先生的文章,又勾起了我童年的往事。

  明德北街也叫上堡,真的很荒涼,只有一家小商場,一個小飯館,還有一個小館只賣燒餅不賣飯菜。燒餅是平面的,不是螺絲轉的,很好吃。又酥又軟、香咸適口,6分錢一個。因為只有這一處賣燒餅的,還因好吃,買燒餅要排隊?,F在賣燒餅的太多了,各種各樣的燒餅,唯獨沒有了這種燒餅,這是讓我懷念一生的味道。

  明德北街越往北走越窄,感覺高山的逼近。旁邊有轤轆把巷、花巷等小巷,還有朝陽洞、牌樓等古跡。如今都不見了,但還有朝陽洞小學及公交站牌證明它們的存在。

  剛搬到明德北街住進了正房,全家人自然是一片歡喜。我們還在房子里撿到了一個大海碗,可能是干活的師傅丟掉的。我媽說,誰說搬家三年窮,我說搬家三年富,證明之一就是得到了一個大海碗。

  搬進新房不久,白紙糊的頂棚上開始滴水,越滴越大不得不用盆子接,就像屋漏一樣,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,這是怎么回事?原來冬天蓋的房子,瓦下的泥土很快凍成了冰。屋里一生爐火、溫度升高,冰土化開滴水不斷,活干得差勁無比,最后整個頂棚都塌下來了,這是新房給了我們一個下馬威。

  那時城市里是可以養雞的,春起買十幾只小雞崽,有的得病死了,有的活了下來,長成了漂亮的耀眼的大公雞和下蛋的母雞。大公雞稱王稱霸多吃多占不時地鹐其它的雞,等大公雞長大了就宰殺了吃肉,母雞最后也是要被宰殺的。在明德南街我家就養雞,到了明德北街我家還養雞。喂雞我是在行的,喂雞大多數是剩飯剩菜,還有小米,把白菜幫子剁碎拌上棒子面。

  春天,媽媽就死了,她生養了4個孩子,大姐、二姐、三姐和我。她經歷了戰亂,跟著爸爸從農村來到了城市。她去世很早,才40多歲,她走了,最愛我的人走了。世上只有媽媽好,有媽的孩子像塊寶。世上只有媽媽好,沒媽的孩子像棵草。爸爸和后媽結婚了?;氐郊依锛依镉辛嗽S多變化,墻壁上掛滿了鏡子,鏡子的上方有偉人頭像,下方邊角有革命圣地(韶山、井岡山、遵義、延安)的圖案,桌子上擺滿了偉人的瓷像,這都是人們給爸爸和后媽的結婚賀禮。明德北街是我的憂傷之地,爸爸和繼母沒有恩愛幾天就開始打架,甚至春節期間也不掛免戰牌,家里沒有一點溫暖的氣息。直到1974年爸爸死了,我也就離開了明德北街。從1970年到1974年國家發生了許多大事情,人造衛星的發射成功、尼克松總統訪華、中國恢復了聯大、四屆全國人大勝利召開,提出實現“四個現代化”。我也在人生的風雨中長大成人。

   明德北街的最北端是大境門,這座有著370多年歷史的城門,就像一部音樂作品的高潮,在張垣大地上奏響。大境門是張庫大道的起點,是民族團結的象征,是對外開放的象征?!盎疖嚳斐霾涣舜缶抽T,牛車慢一年一趟大庫倫?!保ü琶裰{)大庫倫就是烏蘭巴托,“烏蘭巴托之夜,那么靜、那么靜,歌兒輕輕唱、風兒輕輕吹”。站在大境門上登高望遠、云淡風清,天高地闊、心曠神怡,我的心中涌起了萬丈豪情。張家口人有海納百川的胸懷、有敢為人選的勇氣,一定會在新的時代書寫更新更美的篇章。

責任編輯:楊舒帆
張家口日報官方
微信“張小全兒”
張家口新聞網
官方微博
【張家口新聞網版權聲明 】

1.本網(張家口新聞網)稿件下“稿件來源”項標注為“張家口新聞網”、“張家口日報”、“張家口晚報”的,根據協議,其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稿件之網絡版權均屬張家口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 未經本網協議授權,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 時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張家口新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2.本網其他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或版權所有者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。聯系電話:0313-2051987。

色碟大小单双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