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新聞中心 時政 獨家 縣區 小記者 教育 醫療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車 冰雪網 數字報刊 清水社區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張垣發現

[名人與張家口]張佩綸謫戍張家口(之十二)與李鴻章之誼

2020-06-16 09:27:36  來源:張家口新聞網

  ◎金姝

  晚清名臣張佩綸,字幼樵,號簣齋,又號言如、贊思。安徽按察使張印塘之子,祖籍直隸豐潤縣齊家坨人(今河北唐山豐潤)。清道光二十八年(1848年)十一月二十四日生于杭州,光緒二十九年(1903年)二月四日卒。

001-002.jpg

  張佩綸天賦異稟,年少成才。清同治九年(1870年),進京應順天鄉試,中舉人;次年會試聯捷,再中二甲進士,授翰林院侍講,會辦閩海事務欽差大臣。其人才學傲視同儕,引世人矚目;以“清流”建言、彈劾大臣聞名,與張之洞并稱“北派二巨子”。著《澗于集》《澗于日記》《管子注》等,內容極富史料價值。他是李鴻章的女婿,也是民國著名的才女張愛玲的祖父。

  李鴻章(1823-1901年),本名章銅,字漸甫、子黻,號少荃(一作少泉)。晚年號儀叟,別號省心。安徽合肥人,累官北洋通商大臣、直隸總督,爵位一等肅毅伯。清末洋務運動的主要領導人之一。建立北洋水師,一生參與晚清一系列重大歷史事件。與曾國藩、張之洞、左宗棠并稱“中興四大名臣”。謚號文忠。著《李文忠公集》。

  1

  張佩綸當年謫戍張家口時,朝廷是有派專人護送的。而回歸時,“合肥(李鴻章)以余將歸,遣令自保定分俸千金以資歸裝”。生活上的困頓,“旅費尚知不敷,已囑琴守挪墊。無計出公陷阱,區區祿米,不必限數”。

  張佩綸初至張家口時,還提及李鴻章贈馬之事。光緒十一年(1885年7月24日)“六月十三日晴?!戏蕠L贈余青驄。調良顧主就成時,盡賣車騾,獨不忍棄馬,留之子涵廄中,比子涵亦減驅乘,乃復歸之合肥……”

  李鴻章如何從始至終給予張佩綸全面的關懷和護持,這一切,皆因翰林張佩綸與中堂李鴻章的世交由來已久……

  張佩綸之父安徽按察使張印塘,在當年抗擊太平軍和捻軍時,曾與李鴻章共韜國難。據李中堂回憶:“方江淮鼎沸,獨君(張印塘)與鴻章率千百羸卒,崎嶇于擾攘之際,君每自東關往來廬州,轍過予里舍,或分道轉戰,卒相遇矢石間,往往并馬論兵,意氣投合,相互激勵勞苦。余謂古所傳堅忍負重者,君殆其人?!?/p>

  清咸豐四年(1854年),張印塘于浙江過世(張佩倫七歲)。李鴻章悲痛中撰寫墓志文,請由內閣中書吳汝綸代筆。

  到了張佩綸為父親撰寫祭文,更是將李鴻章與其父的世誼,及自己和李中堂的關系做了清晰地梳理。

  “昔我先君,孤軍轉戰,始識公于廬肥,患難定交,先君為公設醴,公亦投以絺衣?!闭f的就是太平天國時期,李鴻章由京師回鄉組建團練抗擊太平軍,時張印塘任安徽按察使,兩人各自率兵與太平軍作戰。相互協同,彼此支援,患難與共的友情。

  “死生貴賤之異態,公獨念舊而依依,訪先人之敝廬,慨然謂廉吏之不可為。自不肖以翰林上謁,喜故交之有后,乃深責其來遲,立談之下,示以為學之次第,曰:此湘鄉授受之精微。上疏則屢稱其直,歸葬則更助其貲。從容侍坐,談天下事。年少氣盛,侃侃而進危辭,流俗所不能堪者,公雖變色欲起,旋溫然而意怡。賓僚燕見,或及不肖姓氏,輒嘆賞其瑰奇。東陵道上,評騭當世人物,雖盛名,或見鄙夷,已而拊吾背曰:子之于我,大體相似?!?/p>

  李鴻章之于張佩綸,既有關照,亦兼賞識;既有師長向下的含蓄包容,更具友朋間思想平等的尊重和交流。

  先世之交拉近了感情,翰林之高才洞見令中堂傾心關注。有如此深厚感情作基礎,張佩綸入仕后,與李鴻章往來多頻。

  2

  前文說到,清光緒五年(1879年)張佩綸生母毛氏病故,丁母憂,李鴻章欲邀其為幕僚;張佩綸離京赴蘇州遷庶母靈柩時,一路南下路過天津面辭李鴻章。面對李鴻章“承假白金千兩,為營葬之需。并委四兄充津捐局紳士,月領三十六金。先世交情之耐久如是,孤兒真感德銜悲也?!?/p>

  翌年清明,張佩綸返津,往見合肥,邀住節署。相聚二十三天中,張佩綸記“合肥來談”有十五次之多。二人談及朝廷政務、軍事、用人及外事防務等;詳細籌劃北洋海軍和海軍衙門的建設;討論對日本的外交戰略和軍事斗爭準備;研究地方吏治和司法案件等諸多問題。

  張佩綸官職雖輕,但在“清流”中有一定影響力,亦深得另一重臣李鴻藻之器重;時恭親王奕訢掌權,中樞李鴻藻理政,張佩綸身處朝廷的政治核心,以自身優勢和洞見,為李鴻章傾心謀劃諸多朝政。

  琉球國原為中國附屬國,日本為了擴張,逼迫其放棄對中國的臣屬;清光緒六年(1880年),中俄伊犁紛爭;日本趁火打劫,欲分割琉球。朝廷命李鴻章統籌全局。

  張佩綸致函李鴻章:留日本來一生波折,將來朝廷“必將北洋全防付公”;建議延緩談判琉球案,作為發展海軍之策略。李鴻章依策上《妥籌琉球案折》,聯手把焦點關注到發展海軍方向。

  清光緒元年至十一年(1875-1885年),面對日益緊迫的民族危機,以李鴻章為代表的洋務派多次發起討論海軍建設議題;張佩綸深謀遠慮對此鼎力支持,上呈著名的《保小捍邊當謀自強折》;系統闡述發展海軍思想,主張“大設水師”“以固海防”,“我有樓船橫海經制之師,可以靖邊,亦可以及遠”。

  李中堂閱其奏折后,給出了“前讀寄諭,抄示大著,精鶩八極,目營四海,卓然可行,佩服無既”的高評。此后,張又建議李向朝廷提出設立北洋水師之請。

  同年,李鴻章母病故,按制當辭職丁憂,清廷諭張樹聲署理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。李鴻章對張樹聲并不放心,內心也著實不想離任。

  為了讓李鴻章“奪情”復出,張佩綸、李鴻藻等人在幕后精心策劃。恰其時,朝鮮發生百姓造反,沖進王宮之危情,史稱“壬辰事變”。通商事務大臣張樹聲派提督丁汝昌、外交顧問馬建忠率北洋海軍赴朝平定成功。

  張佩綸卻從中看到了李鴻章“奪情”復出的機會,他密信李鴻藻:“我軍水路究未訓練,丁提督將略無聞。中外不戰久矣,并非言戰即得法,正須戰而能勝耳……合肥如此可出矣……”

  以密信觀之,對于李鴻章回籍丁憂一事,中樞李鴻藻十分大度,他亦有心讓李鴻章的文華殿大學士位懸空。需知此時,李鴻藻為協辦大學士,倘若依次遞補,他當有機會擢位??梢哉f吏部尚書李鴻藻的氣度和手腕,亦著實令人嘆服,政治的縱橫捭闔,常超出局外人想象。

  3

  張佩綸謫戍張家口時,李鴻章除給予生活等方面關照,二人書信往來內容,多涉及朝廷政事。

  張記:清光緒十一年(1885年6月6日)“四月二十四日晴?!淼煤戏蕰湃辗降?。知議已成,事由赫德電商法國定約。合肥及兩使簽字而已?!?/p>

  “五月十五日(6月27日)晴。晨起,得合肥書,言潘伯寅尚書過津入都,時有旨命李、左、曾、彭、張、楊籌議水師。合肥將以無人無財復奏云?!?/p>

  “六月十四日(7月25日)晴。得合肥復書,并寄《海戰新義》兩冊……”

  同年“十月初九日(11月15日)晴?!煤戏蕰?,知琴生以知縣用?!?/p>

  ……張佩綸政事上的卓然洞見和世交子弟的忠誠,得到了中堂大人的賞識和厚愛。有學者認為李中堂視張佩綸為接班人,似不是妄言。

  曾國藩有一句名言:“辦大事以找替手為第一”,李鴻章一直以曾國藩的衣缽傳人自居。由此,曾國藩敲定李鴻章為替手。湘軍衰,淮軍興,為安定風雨飄搖的江山塑造了得力的軍事支柱。

  而李鴻章至晚年發現,當他準備為畢生經營的北洋軍系找替手的時候,一起打天下的淮軍將領,卻無材可用---或者野心勃勃,生長著“弒父”情結,用之則容易禍及自身;或者庸碌無為,不堪大用。

  李鴻章放眼外圍而選中張佩綸,除了兩人交好,彼此忠誠外,還有張的科甲出身,“清流”名聲,具備入閣拜相的資本;再有與“清流”領袖李鴻藻之親近關系;而李鴻章本人卻缺乏這個優勢,經常淪為輿情的中心;當然,關鍵還是張佩綸所具有的卓才和遠大心志。惟可嘆張佩綸孤高清直,生不逢時……

  然而,失之東隅,收之桑榆。人到中年,張佩綸又收獲了一段美滿姻緣。

 ?。ㄎ赐甏m)

 ?。ò鏅嗨修D載必究)

責任編輯:楊舒帆
張家口日報官方
微信“張小全兒”
張家口新聞網
官方微博
【張家口新聞網版權聲明 】

1.本網(張家口新聞網)稿件下“稿件來源”項標注為“張家口新聞網”、“張家口日報”、“張家口晚報”的,根據協議,其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稿件之網絡版權均屬張家口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 未經本網協議授權,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 時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張家口新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2.本網其他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或版權所有者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。聯系電話:0313-2051987。

色碟大小单双技巧